央行开盘前“降准”有何深意?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

2019-05-08

6日开盘前,央行宣布,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此降准非彼降准。业内人士表示,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降准或定向降准,本质上是准备金率政策简化并档,适度扩大享受最优惠法定准备金率的机构范围。

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受此利好消息影响,今日开盘后,银行股异动拉升,青农商行一度冲击涨停,青岛银行、西安银行、紫金银行亦有上涨表现。不过,今日大盘的整体表现则不如人意,截至记者发稿前,沪深两市跌幅均扩大至5%以上。

看点一:股市开盘前宣布,罕有!

央行发布此消息的时间点非常微妙,是在距离五一假期后首个交易日开盘前不到1分钟宣布的。实际上,在A股开盘前,受美国方面消息影响,金融市场已经有所反应,全球避险资产亚洲开盘大涨,美股期货大跌,美油一度跌超2%。

具体来看,5月6日亚市早盘,现货黄金一度拉升约5美元。道指期货跌近500点,标普500期指一度跌1.7%,纳指期货跌超2%。


汇率方面,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度短线急跌250点,盘中跌至6.81下方。

受外围市场影响,舆论普遍分析今日A股开盘后也会遭遇下跌,而央行在开盘前宣布开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消息,大超市场意外。

“尽管根据国常会要求,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势在必行,但央行选择这个时间点宣布还是有安抚市场情绪的意图,毕竟此前央行很少在交易时间宣布关于降准或降息等货币政策消息。”北京一宏观政策分析师表示。

另一方面,在4月降准预期落空后,此前市场普遍预计下一轮定向降准的时间点大概率在6月。因此,此次5月就对中小银行实施较低存款准备金率而释放2800亿元左右的长期资金,也是超出市场预期。

看点二:存款准备金率框架仍需进一步完善,要给优秀银行更大奖励

4月17日的国常会上就提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

上述提及的建立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与央行行长易纲在今年两会期间提出的“三档存款准备金率”有关。彼时他表示,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也就是说,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现在在逐步简化,使得存款准备金率有个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本次国常会提出的针对中小银行的较低存款准备金率政策框架,就是要进一步丰富差异化存款准备金率的内涵。”国信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剑对记者表示,我国目前不同类型银行已经实施不同的存准率,在基准存准率的基础上,目前还实施定向降准考核。不过,定向降准是针对大型银行、中小银行的普惠金融投放量进行考核,县域农商行、县域农村金融机构则不考核定向降准,而是考核“用于当地贷款发放的资金达到其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的”,存准率可在基准基础上降1个百分点。

“因此,目前也是存在一个类似‘中小银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的机制的。但还说不上是‘框架’,只是一个简单的不同类型银行分档,然后有额外的优惠机制。”王剑称。

王剑认为,对于银行做小微,宜采用“正激励”,现有的定向降准就是“正激励”的思路,但现行的优惠机制也存在对“做得好”的评价标准过于单一,仅考核投放量,以及考核结果没有形成足够差异等问题。因此,急需将其升级为更科学的框架,最好是囊括一整套科学的指标,全面考核一家银行小微业务的成果,并将考核为优秀的银行数量限制在较低比例,让做小微业务最优秀的银行更为突显,且得到的奖励程度足够大。只有这样,才能够更好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的正激励作用,鼓励更多银行用科学方法投身于小微业务。

非一般的“降准”

央行宣布,决定从2019年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约有1000家县域农商行可以享受该项优惠政策,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此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符合预期。准备金率调整顺应了发展中小微业务的需要,是为了中小机构稳定的获得中长期资金,对其进行进一步支持。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表示,此次降准为真正意义上的定向降准。定向降准进而实行差别化的存款准备金率,有助于推动中小农商行稳健发展,推动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体系形成,进而更好地服务民营和小微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降准也有助于农商行回归本地、回归本源。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提出,推动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业务逐步回归本源。

董希淼强调,对主要服务县域的农商行进行定向降准,有助于引导和鼓励农商行扎根本地,发挥地缘、人缘、亲缘等优势,更好地服务小微企业和“三农”经济。

从流动性角度看,华创固收周冠南表示,中长期流动性缺口具有刚性,“降准”和MLF操作是投放基础货币的主要方式。短期来看,5月份1560亿元MLF到期,政府存款集中收入,定向降准2800亿元流动性释放不能完全对冲5月资金缺口,流动性压力不大但缺口仍在;长期来看,按照9%的一般存款同比增速估计,全年一般存款增长造成的法准缺口在1万亿元以上,同时年内尚有3万多亿元MLF未到期。故中长期流动性的投放具有一定刚性,无论是降准还是MLF/TMLF,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工具的使用始终存在必要。

值得注意的是,“并档降准”落地,三档准备金框架形成。周冠南表示,在之前的准备金框架中,除农发行和非银存款类机构之外,其他银行类机构基准档存款准备金分为四个档次。其中,县域农商行基准档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为11%,此次并档降准即针对此档机构,降低其中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县域农商行”法准率到农信社基准档标准,实现县域农商行和农信社法准率的统一,也即合并第三档和第四档,形成三档准备金框架。

未来大、中、小型银行

存款准备金率差异料更加明显

4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扩大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规模,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针对融资难融资贵主要集中在民营和小微企业的问题,要将释放的增量资金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此前表示:“去年以来,人民银行五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一共3.5个百分点,这个力度是比较大的。经过一段时间的降低,现在的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也就是说,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现在在逐步简化,使得存款准备金率有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中国人民银行日前公布的2019年规章制定工作计划中显示,将制定准备金管理办法。


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目前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的基准档次大体可分为三档,即大型商业银行为13.5%、中小型商业银行为11.5%、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为8%。

具体看,大型商业银行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6家。中小型商业银行主要包括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民营银行和外资银行。县域农村金融机构主要包括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和村镇银行。

“目前中小型商业银行准备金率基准11.5%,较大型银行低2个百分点,较低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体现了对中小银行的政策持续倾斜。”华泰证券分析师沈娟表示,中小银行本就是民企和小微业务的主力军,具有合理控制投放节奏、有效控制信用风险的能力。

业内专家表示,当前经济目标在发生变化,市场需求也在发生变化。同时,银行也越来越多元化,大中小银行的服务对象和业务并不一样。现实需求需要进行分类管理,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是将现有的临时性措施稳定下来,形成独立的制度安排,进而让不同类别的银行对政策有一个确定性期待。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降准或定向降准,本质上是准备金率政策简化并档,适度扩大享受最优惠法定准备金率的机构范围,不应简单地理解为货币政策放松,更不是“大水漫灌”。

连平表示,未来大型、中型、小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差异会更加明显,会形成制度化。比如,未来在哪种情况下,小型金融机构可以适用更低的准备金率。具体操作方式、有关波动的空间,可能在未来的政策框架里比较明确一些。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券商中国、中国基金报


免责声明:公众号除部分标记的原创作品外,其余所刊登作品皆选自互联网等公开渠道,我们对文中的观点保持中立,仅供交流参考。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